龙万新闻

首页 首页 财经 胡翌霖:电子烟是烟吗,又一次技术与法规的追逐赛

胡翌霖:电子烟是烟吗,又一次技术与法规的追逐赛

2019-11-14 10:36:46| 查看: 4616

摘要: 新发地市场董事长张玉玺表示,今年秋季时令水果普遍大丰收,产量比去年增加40%至50%,10月份以后的水果价格将会低于去年同期的价位运行一段时间,预计持续到明年上半年。公开数据显示,上半年鲜果价格同比上

本文作者胡一林是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助理教授,《过时的智慧》一书的作者。

电子烟是香烟吗?乍一看,这个问题似乎纯粹是诡辩,像“白马非马”,但仔细想想,它实际上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首先,从外观上看,除了古代一代电子烟模仿香烟的外观外,目前流行的电子烟在外观上与传统香烟有很大不同,有像u盘、像笔、像鼠标、像锤子、像飞碟,总之,它们大部分看起来像一种新型的电子玩具,与传统香烟无关。

从含量组成来看,电子烟使用液体烟雾弹,包括丙二醇、甘油、调味剂和尼古丁,其中只有尼古丁与传统香烟相同,但也有一类电子烟不含尼古丁,只以香味取胜。

从使用方法来看,共同点是吸入肺部,但具体方法完全不同。传统香烟燃烧,而电子烟雾化。

总而言之,电子烟和传统香烟可能只有一个共同点:“把尼古丁吸入肺部。”那么,我们能不能说“把咖啡因喝进胃里”的可乐也是茶?如果可乐不是茶,那为什么电子烟会冒烟?

确实有许多人支持“电子烟不是香烟”的立场,不是出于哲学上的考虑,例如关于名称和实质的辩论,而是为了赚钱。当电子烟方兴未艾时,制造商往往有意利用定义上的空白,使电子烟的广告和销售绕过传统的烟草禁令,使电子烟能够在禁止吸烟的地区销售,或针对传统上禁止吸烟的儿童和青少年,并试图逃避政府对烟草业的额外税收。对于传统吸烟者来说,电子烟通常也被定义为有助于戒烟的药物,以得到广泛推广。

中国1991年颁布的《烟草专卖法》显然没有包括电子烟。《专卖法》第2条将“烟草专卖品”定义为“香烟、雪茄、烟丝、复烤烟叶、烟叶、卷烟纸、滤棒、烟丝束和烟草机械”然而,法律并没有涵盖除“香烟、雪茄、烟丝和复烤烟叶”之外是否还有其他烟草产品,以及如何识别它们。

因此,在实际推广中,商家出于兴趣,有时强调电子烟是香烟,有时强调其非吸烟状态。定位上的这种模糊正是电子烟受到批评的地方。研究发现,尽管电子烟似乎比传统香烟毒性更小,但它们极大地扩大了受众,让许多年轻人甚至儿童加入了吸烟者的行列,其中相当多的人更有可能尝试香烟和大麻等上瘾的消费品。此外,一些寻求更有效戒烟方法的人更有可能进入新的矿坑,许多人最终使用新旧矿坑,吸烟更多。

各国政府纷纷做出回应,颁布了有关电子烟的标准和法规。预计中国将很快发布电子烟标准。然而,即使新标准出台,也可能无法一劳永逸地解决电子烟的定位问题,因为电子烟行业本身仍在日新月异,尚未成熟。

从技术发展的历史来看,新标准和新法规的引进总是落后于新技术的变化。特别是当新技术刚刚流行起来的时候,开发人员仍然在做各种奇怪的事情,开发路线充满了诡计,这使得一劳永逸地建立一个标准变得更加困难。一旦制定了标准,也许新一代的产品将会重复现有的标准。在许多情况下,标准的制定有助于先驱巩固他们的市场地位,但它可能会阻碍技术发展的创造性。

事实上,在这个时代,新技术突破旧的法律法规,自由发展是很常见的。一个典型的例子是以淘宝为代表的电子商务的兴起。在发展的早期阶段,正是通过使用“网上商店不是商店”的模糊身份,小卖家才能够规避传统商店的各种税收和管理制度,从而导致了快速发展。然而,各种实体商店的管理方法确实已经过时,需要重新制定。然而,如果新法规制定得太快、太严格,可能会扼杀电子商务的蓬勃发展。

电子通信、移动支付、在线文学、直播和其他新兴事物。如果邮局管理电子邮件,电话局管理qq,银行管理支付宝,电视台从一开始就管理直播,那么这些新事物可能无法完全拓展它们的可能性。利用法律法规的滞后,“监管不重视”是新技术发展的黄金时期。

然而,标准必须与时俱进。一方面,在野蛮发展的过程中,许多新事物会带来许多新的社会问题。另一方面,并不一定任何新技术都是好事。网上商店和网上聊天可能被允许进行,但是网上赌博和网上借贷是否都应该被允许野蛮发展是有争议的。

日新月异的技术时代对我们的制度文化提出了新的要求。我们必须在全面扼杀花蕾和完全放开花蕾之间保持适当的张力。标准和法律的制定当然需要严格和准确,但它必须为技术的适当变革留有余地。

面对技术发展,我们需要超越现成的非此即彼的思维方式。我们不能简单地把一个名词看作是某些固定事物的集合(例如,香烟=香烟、雪茄、烟丝和复烤烟叶),而应该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待事物。从烟斗和烟斗到雪茄和香烟,烟草产品的形状和文化意义一直在改变。我们不能一劳永逸地决定“香烟”的界限。但是,与此同时,我们也应该保持标准和法规的稳定性,坚持立法原则的“一致性”。例如,无论是哪种烟草,敦促我们立法限制烟草销售的目的是什么?

在这方面,《烟草专卖法》也有表述。在第二条给出定义之前,该法第一条明确解释了立法原则:“为实施烟草专卖管理,有计划地组织烟草专卖品的生产和管理,提高烟草制品质量,维护消费者利益,保障国家财政收入,制定本法。”

然而,上述说法显然避重就轻,因为“提高产品质量、维护消费者利益、确保国家财政收入”等目的适用于任何一种商品。这个开场白没有对“烟草”的独特性作出坦率和明确的解释——为什么我们必须对烟草作出特别的限制?

事实上,我们都知道烟草的毒害和上瘾使它成为一种极其特殊的商品。因此,与普通商品相比,我们需要格外小心地限制它。只有明确立法原则,我们才能在面对新事物时采取适当的态度。例如,就电子烟而言,是否应该与传统香烟相比较的问题不在于它们的物理形态或生产方法,而在于它们的毒性和成瘾性。许多关于电子烟的争议都集中在这两个问题上。

法律法规的制定需要严谨和准确,但如果一个人对现成物品如香烟和烟丝的定义极其精确,但对立法原则的澄清却模糊、空洞和常规,那无疑是最后一句话。

(注:本文仅代表代表的个人观点。责任电子邮件:zhoujing@jiemian.com)

上海快3 江西十一选五投注 江苏快三 彩票江苏快三 秒速赛车下注

© Copyright 2018-2019 diigos.com 龙万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