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万新闻

首页 首页 娱乐 耸人听闻的谣言漫天飞!铁证面前,《苹果日报》只得承认造假

耸人听闻的谣言漫天飞!铁证面前,《苹果日报》只得承认造假

2019-11-02 07:50:51| 查看: 2872

摘要: 各类耸人听闻的谣言漫天飞,然而谣言始终敌不过铁证。这不,连《苹果日报》也不得不承认造假了!近期更是流传了一份耸人听闻的“太子站死亡名单”,详列姓名及地址。这不,一向在抹黑警队上蹦跶得最欢的《苹果日报》

自香港动乱开始以来,在一些香港媒体的炒作下没有任何底线。各种耸人听闻的谣言满天飞,但这些谣言永远无法被证实。这不是真的,甚至《苹果日报》也不得不承认这是假的!

9月25日,一位大V博主发现,香港《苹果日报》的社交账户发布了一份报告,称“爱德华王子站(Prince Edward Station)的死者名单发布在网上,地址大多是假的”,这相当于变相承认反对派最近大肆宣传的所谓“爱德华王子站的死亡”纯属欺诈。

“四人帮”之一黎智英的子公司《苹果日报》一直乐于诽谤特区政府和警察。是什么让它承认这个消息是谣言?这当然是铁的事实!

反香港集团正与外国势力合作,在香港发动一场“颜色革命”。谣言和事件是老一套。“王子死了”的谣言先是谣传三名暴徒失踪,然后变成六名暴徒被杀。现在,它第三次“改变了剧本”,变成了七个死人。

虽然香港警方多次驳斥谣言,甚至拿出监控截图来恢复现场,但各种幽灵人物仍轮流表演。一些人在地铁站入口处设立了“灵堂”,悼念那些本不该死去的死者。各种瓷器叮当作响的谣言层出不穷。

最近,一份耸人听闻的“爱德华王子车站死亡名单”流传开来,详细列出了姓名和地址。然而,谣言并没有确凿的证据。经过一次又一次的访问,虚假名单被一个接一个地篡改了。

网上发布的虚假“死亡名单”

据《大公报》报道,记者们逐一查看了名单上的地址,发现没有一个是真的。

举例来说,一个住在天水围天耀姚康大厦一个房间的18岁黄姓“死者”,其实是一对80岁的公公婆婆。他们声称他们已经在这个单位住了很多年了。“是黄,但没有黄,我的孙子们已经30多岁了!”

名单上有一名19岁的男子,名叫陈“已故”,住在马鞍山姚安的一个住宅区。邻居张女士透露,该住宅区被一名卖鱼和鸡蛋的60岁妇女占据。两个30多岁的儿子已经结婚并搬走了。

名单上另一名18岁男子名叫谢“死者”,据称他住在天水围天耀村的一个住宅区,他敲了敲地址的门。负责开门的陈先生说,他在那里已经住了将近20年,并向前来询问的记者否认了谢先生的存在。他谴责“有人伪造,没有人死!”

一位住在沙田博康府居民区的28岁男子名叫李“死者”,他被列入名单。记者敲门后,一名30岁的妇女开门。她说网上流传的假地址是:“祝你好运!没人死!”

网络谣言给这里的居民带来了麻烦。他们谴责谣言传播者太无情,他们的生活受到严重干扰。他们呼吁媒体“帮助澄清”!

看,在铁一般的事实面前,任正非有着像山一样厚的脸和像铁一样硬的脸,但他的脸还是被打碎了。这不是真的。一直是诽谤警察部队最受欢迎的报纸《苹果日报》(Apple Daily)不得不承认所谓的“爱德华王子站死亡名单”是错误的。

据内部人士透露,“文选”团队包括写作、绘画、翻译和粘贴。核心骨干由学生、摄影师、设计师、画家、编辑、程序员等组成。它非常专业和全面。将近1000人只参加绘画。

每天,100多人昼夜不停地工作。他们密切关注电视台、有线电视频道、现场示威和骚乱的实时“现场”反馈,并立即制作虚假信息和诽谤图片。平均而言,每天会制作数百张反宣传图片和数十个视频,每周至少会发现和宣传一个热点。

“文选”团队建立了一整套“策划问题——收集材料——分工制作——大众宣传”的流程。

规划主题:以连登论坛平台和《公海全谷2.0》、《琵琶湖战场文献宣传》等电报组为基础,每天确定文献宣传的方向、关键处理点、设计思路和传递渠道。

资料收集:多渠道、同步收集,主要来自专业报道团队、苹果日报等黄色媒体、暴徒等群体收集图片资料,并在《书写战场文献》、《反送审判电影资料收集办公室》、《连登平台》等电报群体中收集分享。这些材料存储在谷歌云硬盘上。

生产部门:电报组的“方案/设计组”和“印刷组”专门负责平面设计、印刷贴纸、海报、传单等。特殊的“777”电报组用于存储。

大规模宣传:每个完成的“文选”谣言首先在“反发送中国顾璇”电报频道上发布,有近10万人,然后由负责向社交媒体如推特、脸书、优酷和what'sapp宣传的成员分享。裂变传播的传播速度非常快,这使得许多公民很容易受骗。

各种成品谣言突出“个性化”和“美为罢工”,直接打击观众的心灵,甚至有统一的工作原则:“说话做人,喂猪!”

对于不同的场景,他们采取了不同的策略:对于示威现场,他们抓住拥挤的部分,从顶视图拍摄照片,并伴随着煽动性的词语,如“百万颗心,天下无敌”,以迷惑市民,夸大示威势头。

为了创造示威者的形象,“文轩”摄影师提前与特定暴徒沟通,在示威现场画好妆,“假装可怜”,拍摄“无助”和“受伤”的照片,放大示威者“无辜”的形象...

廉价的虚假信息方法

背后隐藏着险恶的动机。

影响是无止境的

香港媒体

确实是时候纠正了!

© Copyright 2018-2019 diigos.com 龙万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