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万新闻

首页 首页 科技 姚洋:给制造业智能化转型足够信心

姚洋:给制造业智能化转型足够信心

2019-11-08 08:47:09| 查看: 3522

摘要: bevh主席格罗·福希海姆向德新社表示,自3年前德国出现“中国网购热”后,中国包裹如潮涌来。德国电视一台称,24日,万国邮联将在日内瓦召开特别会议,美国威胁说,如果万国邮联190多个成员不批准提高来自

在过去10年里,中国第二产业(包括工业、建筑和交通)的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从48%大幅下降到40%。这种变化符合工业化的一般规律,即在已经成功实现工业化的国家,工业增加值的比重先上升,后达到45%-50%开始下降。后一种衰退过程通常被称为“去工业化”过程。

目前,中国对去工业化存在许多误解。其中之一就是中国不再需要发展工业,而是应该大力发展服务业。这种误解的根源是没有认识到制造业在一个国家长期经济增长中的关键作用。工业比重的下降并不意味着工业增加值绝对值的下降,也不意味着工业质量的下降。世界经验表明,在去工业化开始后,那些能够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或地区继续在制造业生产率方面领先于其他行业,制造业仍然是经济增长的引擎。制造业能够发挥如此重要作用的原因与其两个特点有关。

首先,制造业的技术进步率远远高于服务业。技术进步有两种:一是提高生产效率,二是增加产品数量。制造业在这两个方面都优于服务业。就效率而言,提高服务效率的空间非常有限。例如,今天男人理发所需的时间几乎和100年前一样,餐馆、酒店和其他行业也是如此。只有金融业在过去十年左右取得了实质性的进步。相比之下,通过资本置换和技术升级,制造业的效率可以在短时间内翻一番。例如,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中国制造业的劳动生产率提高了十倍多。就产品数量而言,服务产品的数量非常有限,而制造产品的数量几乎是无限的。此外,一些高端服务产品的数量高度依赖于制造业的发展,如金融、会计、咨询、设计等行业。没有高度发达的制造业作为支撑,就没有什么发展潜力。

第二,制造业生产可以跨境交易的产品。如果一个国家没有制造能力,它必须从其他国家进口产品,从而抑制其自身的增长。在上一轮全球化的推动下,许多经济学家认为贸易顺差不会提高一个国家的增长率,贸易逆差也不会降低一个国家的增长率。然而,这种观点经不起认真的审视。试想一下,如果一个国家的制造业相对薄弱,因此进口了大量的外国产品,那么这个国家的增长就必须更多地依靠服务业,而服务业的技术进步率相对较低,不能发展到高端,这个国家的增长率就会受到抑制。欧盟内部就是这样。德国制造业非常发达,贸易顺差巨大,经济增长表现也是欧盟国家中最好的,而制造业严重衰退的南欧国家都被巨额贸易逆差拖累,已经从欧洲债务危机中复苏。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成立以来就确立了通过制造业建设国家的原则。在过去的70年里,中国的工业化经历了三次浪潮。第一波是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重工业处于初级阶段的时期。在此期间,我国不仅充分利用了苏联156个土木工程项目的援助,而且发挥了自力更生的精神,奠定了我国军民工业的基础。第二次浪潮发生在20世纪70年代末,当时中国利用国际资本市场的低利率,从发达国家大规模引进成套设备,成立宝钢、燕山石化等大型企业,为中国钢铁和重化工业奠定了基础。第三次浪潮发生在中国于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10年后。利用出口加工业的带动作用,中国工业化进程在此期间大大加快。从2001年到2010年,工业就业比例增加了10个百分点,相当于2000年前40年的总和。目前,中国已成为唯一一个拥有所有联合国工业分类的国家。

如何在去工业化过程中不断提高制造业水平,增强国际竞争力,是中国经济长期发展的挑战。有人认为中国还没有进入去工业化进程,必须继续大力发展工业。然而,中国没有全面扩大工业生产的空间。一方面,国内劳动力价格正在上涨,成本压力正在挤压低端制造业利润;另一方面,国际减排压力越来越大,以化石能源为基础的工业化空间越来越小。我国面临的唯一选择是走高质量发展之路,提高制造业的智力水平,提高效率和产品竞争力。

然而,通往更高质量发展的道路并不意味着每个地方都应该从事高科技。几年前,“网络焦虑”在我国盛行。如果企业不接触互联网,它们似乎会死去。“高科技焦虑”现在又流行了。似乎如果一个地方或企业不从事高科技,它就没有未来。然而,高技术和低技术没有区别,只有高效率和低效率。高效技术提高了企业的竞争力和盈利能力,而低效技术恰恰相反。无论这项技术有多先进,它最终都会转化为企业的利润。

经过三次工业化浪潮,中国有资本在科技进步的各个领域开花结果。在移动通信、空间技术和人工智能领域,中国已经进入世界第一阵营,但在更多领域,中国仍处于追赶状态。然而,后者正是我国的优势所在,因为这些领域的科技进步路线比较明确,可以节省我国的追赶成本。经过20多年的出口加工,中国出口产品已经回到技术优势产业,即“十五”以来蓬勃发展的机械制造业。但这不是简单的回报,而是基于智能制造转型的回报。事实上,中国已经涌现出一大批具有强大国际竞争力和充分实现智能制造的隐形冠军企业。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制造业的智能转变也不是一夜之间发生的。我们需要足够的耐心给企业转型升级的空间和时间。我相信十年后,中国的制造业将进入世界先进的智力水平。(作者是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博雅杰出教授和长江学者)

快三娱乐网站 pk10开奖 贵州11选5投注 安徽快三投注 幸运赛车投注

© Copyright 2018-2019 diigos.com 龙万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